2020年6月7日澎湃新闻:对话穿山甲研究专家吴诗宝:保护级别升级后甲片入药或受限

2020-06-08 11:27:00

“接下来还亟待出台针对穿山甲保护、利用、执法的新政新规,使之与这次升级配套。”就穿山甲升级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后需要采取的措施,穿山甲研究专家吴诗宝如是说道。

吴诗宝是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同时也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物种生存委员会穿山甲专家组成员,从事穿山甲野外研究近三十年。

6月5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公告称,经国务院批准,为加强穿山甲保护,穿山甲属所有种由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调整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

国家林草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负责人介绍,此前穿山甲的保护级别已与目前的保护形势极不相符,乱捕、乱猎、滥食穿山甲等违法活动均难以有效遏止,因此迫切需要提升其保护级别,有力打击破坏穿山甲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

6月5日晚,吴诗宝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谈了有关穿山甲保护现状、保护升级的条件以及升级后可能带来的政策法规变化等方面的问题。

在他看来,此次在国家林草局和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穿山甲成功升级意义重大,代表着穿山甲保护管理将会进一步加强,经营利用将会得到更加严格的管控,执法、处罚和打击力度将会更加严厉,受重视和关注的程度将会更高。

吴诗宝强调,升级同样是一个重要的预警信号,意味着穿山甲保护形势依然严峻,物种面临的威胁依然较大,种群健康还没有根本性好转,需要给予更多的保护努力和投入。

【对话】

澎湃新闻:就您所了解,穿山甲的种群数量和分布现状是怎样的?

吴诗宝:穿山甲在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期间,种群数量下降非常快,因此引起我们对穿山甲物种保护的关注。直到现在,我们认为它的总体数量还在下降,没有出现根本性好转。2014年,穿山甲被IUCN穿山甲专家组评为极度濒危动物,2019年重新进行评估后,依然是极度濒危。

我们的调查显示,国内穿山甲的种群数量自上世纪70年代至今已经下降了90%,甚至还多,这意味着穿山甲在自然界中是非常少见的,距离灭绝仅有一步之遥。不过近几年在安徽、浙江、广东、江西等地陆续有野生穿山甲活体被发现,表明野外还是有穿山甲小种群存在的,只要保护措施有力,穿山甲应该不会野外绝灭的。

澎湃新闻:保护等级升级需要满足怎样的条件?穿山甲濒临灭绝的状态持续已久,为何此时升级保护?

 吴诗宝:实际上我了解到,穿山甲升级保护的问题起码在十年前甚至更早就提出了,社会各界包括国家有关管理部门都在关注。那为什么到今天才成功升级?因为升级要有科学依据。以前有关穿山甲种群现状的数据比较少,依据不够充分,所以一直在论证。

另外,升级是一项很复杂的工作,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有很多工作要做,需要很多部门参与和推动,以致升级进程有点缓慢。升级后,穿山甲在保护、管理、执法上会得到加强,经营利用会受到更加严格的控制。现在破坏穿山甲的案件还是很多,打击力度不够,提升保护级别后,惩罚会更加严厉。穿山甲保护升级也意味着它的生存已面临着非常严重的威胁,存在较高的灭绝风险,需要给予巨大的保护努力。

澎湃新闻:保护级别从二级提升为一级后,有关违法犯罪行为的量刑会有怎样的变化?

吴诗宝:首先对于国家重点保护动物,非法猎捕、买卖、经营利用等都是要立案查处判刑的。

违法行为有“情节严重”和“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就穿山甲而言,未升级前,猎杀8头算“情节严重”,16头算“情节特别严重”,情节越重刑期越长。另外涉案穿山甲价值大小,也是量刑依据。升级以后,就应该降低量刑标准。比如以前规定8头属于“情节严重”,现在可考虑4头甚至2头就算“情节严重”;以前16头算“情节特别严重”,升级后也要改。升级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增加打击力度,如果不改,升级就没有意义。比如说大熊猫是一级保护动物,如果猎杀一头,就属于情节特别严重,处罚力度非常大。

澎湃新闻:穿山甲甲片入药一直饱受争议,今后会有哪些改变?

吴诗宝:升级后,穿山甲的药用范围可能会受到限制。如果有其他药能治疗,就不要用含有穿山甲成分的药,对于少数必须用含有穿山甲成分才能治疗疑难杂症的药,才可以使用穿山甲。如果经过评估,都可以找到替代药品,甚至将穿山甲从药典中删除也不是没有可能。

穿山甲入药是否有效,不同人有不同的说法,这里不做定论。但从保护的角度讲,不入药对我国乃至全球穿山甲保护都是有好处的。国家应该评估每年穿山甲片的使用量,以及哪些药品能用甲片,哪些含有穿山甲成分的药品应该取缔或禁止生产,尽量减少穿山甲的使用量。

还有就是来自非洲和亚洲的、与我国本土穿山甲不同的其它几种穿山甲能否入药也是争议焦点。目前市场上来自非洲的穿山甲甲片也很常见。中药讲究药材地道性,生长在国外的穿山甲生活环境、气候条件与我国本土穿山甲不同,有没有药用价值缺乏科学依据支持。药典上记载的药用穿山甲是产于我国的本土穿山甲,并没有说其他穿山甲能入药。有人甚至说用其他穿山甲甲片入药或生产的药应属于假药,要严厉打击。

澎湃新闻:穿山甲禁捕以来,合法利用库存的甲片是允许的,但诸多案件显示,有人曾以库存之名利用非法走私的穿山甲甲片,这种非法行为今后能否被杜绝?

吴诗宝:这几年国家林业局一直在打击穿山甲非法贸易,但每年还是有这样的案件。我也见到过药店有非洲穿山甲甲片出售,是不是合法渠道来的就不清楚了。升级后,可能会针对穿山甲走私、非法贸易、非法经营利用的活动,出台一系列打击举措。

澎湃新闻:我们了解到穿山甲的人工养殖技术还不够成熟,在保护形势如此严峻的情况下, 如何避免不必要的风险?

吴诗宝:经过多年的争论,目前基本上已形成共识,穿山甲商业化药用养殖不可行,技术、种源都是大问题,还有其它许多问题,如检疫问题、市场偏爱家养的还是野生的、偷猎成本和养殖成本哪个更大、野生和家养的怎么识别等等。

人工养殖解决不了巨大的市场需求以及保护与利用的冲突,达不到物种保护的目的,甚至对保护有负面作用。IUCN穿山甲专家组组织全球专家,经过两年多的评估,也认为穿山甲人工养殖缺乏可行性。穿山甲可能是新冠病毒潜在的中间宿主,人工养殖更应该慎重。升级后,穿山甲人工养殖可能会停止审批,甚至取缔。 

澎湃新闻:据你所知,上述这些需要跟进调整的工作进展如何?

吴诗宝:这个事我不太清楚。不过穿山甲野外种群现状调查正在做(注:国家林草局官网显示,该项工作已于2018年底启动,预计2020年完成),这是保护工作的基础。

我认为,应借升级之机,国家要考虑出台中国穿山甲保护行动计划。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制订了,我也有幸参与了,台湾已先后进行两次制订,收效非常显著。现在穿山甲升为一级保护动物,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非常多,特别要出台一些针对穿山甲保护、利用、执法的新政策、新规定,对一些旧的、滞后的法规进行调整,使之与这次升级配套。

无论如何,在国家林草局和社会各界共同努力下,穿山甲保护成功升级,确实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大事,意义非常巨大。升级意味着穿山甲保护管理将会进一步加强,经营利用将会得到更加严格的管控,执法、处罚和打击力度将会更加严厉,受重视和关注的程度将会更高。

同时也是在提醒我们穿山甲保护形势依然严峻,物种面临的威胁依然较大,种群健康还没有根本性好转,需要给予更多的保护努力和投入。

报道链接: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7745156?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作者/通讯员:温潇潇 王琦欣 | 来源:新闻中心 | 编辑:杨柳青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